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都市 > 重生之大地歸來
重生之大地歸來

重生之大地歸來 一只肥羊 著

連載中 凌絕楊心悅 穿越種田奇幻虐戀女強

更新時間:2019-10-11 14:23:56
《重生之大地歸來》是一只肥羊寫的一本都市重生類型的小說,人物真實生動,情節描寫細膩,快來閱讀吧。《重生之大地歸來》精彩章節節選:“這……是什么地方?”沉睡的少年猛然驚醒,仿佛做了一場夢,茫然的臉上,悄然滾落一滴冷汗。天羅學院,坐落在神行大陸雪月帝國王城以北。凌絕萬萬沒想到,重回闊別數載的塵世,再次蘇醒竟是在學校的教室里。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周六上午,凌絕睡醒之后就來了。

“真爽。”凌絕伸伸懶腰說道。

長達八萬年的靈魂狀態過后,凌絕在這副身體上得到了真正意義上的休息。

盡管在擁有即使海納百川的神功下,即使連續數月不休息,仍可以保持精力充沛的狀態,但偶爾睡眠一下,也是一種享受。

這種昏睡后,再起來的感覺凌絕已經好久沒享受過了。

收拾好東西,凌絕走出了家門口,他清楚地記得今天是楊心悅的生日。

來到天羅學院,楊心悅等幾名參加他生日的學員已經早早的來了。

楊心悅一身白衣白裙的打扮,即顯清純又不覺得青澀,在眾人中遠遠蓋過其它女學員的風光。

像是所有人都成了襯托楊心悅這朵鮮花的綠葉。

“悅悅,凌絕這家伙不會忘記來了吧?”

楊心悅身邊的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學員有些著急的說了一聲,這個女孩看起來略有姿色可和楊心悅相比還是差的很遠的。

“等他一會吧!”楊心悅也是覺得有些尷尬。

凌絕你這個小子,我好不容易有機會和你一起吃飯,你還讓我們等這么久,我要好好的修理你!楊心悅頓時也有些生氣。

”悅悅,來的人是哪位呀?”楊心悅身邊的一個男孩淡淡的問道。

這是一個長相俊朗,穿著時尚,一舉一動都浮現貴氣的男孩,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小鮮肉。

”對呀,悅悅,他究竟是誰呀?”另外幾名女生緊接的說:“他究竟是誰呀?難道是你的未婚夫?長得帥嗎?”

“是呀,和司徒清相比誰更帥呀?”

“不可能比司徒清還帥吧?即使比司徒清帥也絕不會有司徒清富有的!”

“對的對的,在雪月帝國能在顏值和財富兩方面和司徒少相媲美的可是極少的。”

這些女孩瞅了瞅司徒清眼神中盡是愛意,有錢的帥哥對女生有著難以想象的殺傷力。

這個叫司徒清的男生,是雪月帝國司徒家的長子。

司徒家壟斷者雪月帝國的藥材市場,其財富可以說是富可敵國,當然只是在雪月帝國境內,但即便如此,也可以說明其財力確實雄厚。

僅憑司徒家長子這一身份就足以讓眾多女子心甘情愿地獻身了,再加上還有極為英俊的外貌。

可以說是女生心中的男神了。

但是…

司徒清鐘心楊心悅,現在這些女孩如此吹噓自己,司徒清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,不禁有些飄飄然了。

“你們呀,純粹是胡說八道,這個凌絕絕對和悅悅是正常的關系。”司徒清故作鎮定的說:“是這樣吧,悅悅?”

“對的,普通朋友。”楊心悅肯定的說道。

聽見這司徒清心里才踏實,要真是那樣自己豈不淪為整個雪月帝國的笑柄?

“我們只是同桌關系。”楊心悅然后說:“我們只是簡單的朋友,甚至朋友都有些勉強,就是因為我以前惹他生氣了,今天請他給我過生日,來化解一下誤會。”

是同桌嗎?司徒清不自覺的有些握了握拳頭。

盡管楊心悅強烈否定他們的關系,但司徒清還是感到一絲擔憂。

作為同桌,挨的這么近,時間久了,不知覺的就會生出什么異樣的情感。

而且今天楊心悅還要邀他吃飯……

司徒清感覺很不舒服。

但面部表情卻是笑著說:“看到了吧,凌絕和悅悅僅僅是朋友,不要再取笑悅悅了。”

“明白了,司徒清少爺。”

“司徒少好體貼呀!”

幾名女孩笑著說。

”悅悅,要年級結業測試了嗎?”司徒清繼續說:“以你的實力一定可以通過”?,你的實力可是有目共睹的。”

年級測試……

楊心悅有些遲疑,卻不自覺的想到凌絕。

不禁有些失神‘

此時……

“對不起呀,我好像來晚了!”

凌絕來到了他們身邊,進階的說道。

“你為什么這樣慢呀?”楊心悅有些生氣的說:“你讓我們等了還久呀!”

凌絕接著道:“你只是說上午到,并沒說具體時間呀?”

“嗯……”楊心悅沒話可說,因為事實就是如此。

剩余的人卻是在觀察凌絕。

中等的外貌,平凡的著裝,無論怎樣看都是相當普通的樣子……

這和女孩心目中的樣子沒法比。

“凌絕,是你嗎?”一位看著很萌的的女孩走過來,說:“我的名字是付小新,家父是雪月帝國步兵總督,付鳴。”

又一個女孩走過來:“我的名字是何晴,家父是財政大臣!”

”胡小花,皇宮禁軍統領的女兒。”

”楚安兒,家父是尚書令。”

這些女孩紛紛來了個家世介紹,生怕別人看輕自己。

凌絕一陣頭皮發麻。都是代父出征嗎?

“大家好。”凌絕面無表情,得體的說道:“我的名字是凌絕,家父是趙家仆人。”

你讓我清楚的了解你的父親,我也要讓你清楚我的父親呀。

這才能稱得上是坦誠相見呀。

凌絕這句話說出口時,這些女孩愣住了,然后眼神直接表現出了鄙視。

“啊,這不就是個奴才嗎?”

“我本以為大有來頭呢?”

“這樣的衣服到和他的身份很相配!”

凌絕平靜的站在那里,不再說話,在是他意料之中的事。

楊心悅不禁有些尷尬,叫停了他們,面色古怪的對凌絕,說:“抱歉呀,凌絕,他們只是開玩笑的,你不要介意呀。”

“沒關系。”凌絕仍然輕輕的說到。

就差指名道姓的罵我了,還說在開玩笑?當我是傻子?

但凌絕卻絲毫不在乎,在他看來太們都是跳梁小丑罷了,堂堂大帝沒有必要和他們較真。

“你是凌絕?我的名字叫司徒清!“司徒清來到凌絕前。笑著說:“是這些朋友不懂事,我再次想你表示歉意。”

司徒親清面帶微笑在,顯得溫和而有禮貌。

瞧見這,楊心悅算是不在尷尬了。

還是司徒清色素養高,知道怎么做。

楊心悅對其也是一陣好感。

”凌絕。“

凌絕笑了笑,。

兩個人開始握手……

司徒清趁機猛然使勁!

“哦?”感覺到司徒清的用力,凌絕有些意外,好一個人面獸心的家伙,在他看向楊心悅時,凌絕馬上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“凌兄,你有事嗎了?”司徒輕笑一聲問道。

就等著凌絕面部變色呢…

同樣這也是,司徒清在暗示凌絕,要他離開楊心悅。

但是,就當他認為凌絕要被他握的神情大變時……

凌絕立即使勁!

“噢!”司徒清馬上大叫,感到自己手似乎進來絞肉機一般,

極為強大的力量在凌絕的手中傳出。

司徒清簡直難以忍受,更沒想到凌絕的力量這么大!

司徒清怎么可能想的到…

凌絕的海納百川已經極大的強化了凌絕的肉體。

“司徒兄弟,你咋了?”凌絕一臉擔憂的詢問,:“司徒兄弟,你最近生病了嗎?怎么如此虛弱?你可要注意身體呀?”

凌絕一臉懇切可是……

手沒有松開的意思。

相反,使的勁更大了。

司徒清臉色發紫,直冒冷汗,結結巴巴的說:“我….我很好。”

“是這樣嗎?”

凌絕再次問道。

手則再次用力……

“我很好……”司徒清瘋狂的用眼神示意他,想要凌絕放手

可是…

凌絕裝作毫不知情。

“司徒老兄為什么總是擠眉弄眼呀?使面部受過什么創傷嗎?我們要不先到醫館看看吧?”凌絕繼續說道。

司徒清已經快崩潰了……

可想到楊心悅就在一邊,他必須強忍著。

“你們夠了,一大群人等著呢?“終于楊心悅看不下去了,來制止他們。

在楊心悅過來時凌絕趕緊松開了手。

司徒清的終于緩過一口氣,緊盯著凌絕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可是凌絕根本不看他,反而拍著司徒清的肩膀笑著說:“司徒兄弟也太熱情,特別熱愛和我握手,一握時間都沒把持住,握的……”

凌絕看了看手。

“握的我的手都有些酸痛了!”

看著凌絕**的樣子,司徒清一時間竟無言以對,只是在心中凌絕的親人們都問候了一遍。

聽見凌絕這樣說,楊心悅搖也只能說:“好吧,時間不少了,我們現在趕緊出發吧。”

“就是!”立馬有人應和道。

大家開始向城中心走去。

玉京,雪月帝國皇城

雪月帝國境內最大最繁華的城市。

道路修得很寬廣,人流量也是非常之大。

各種各樣的商鋪很是齊全……

并且武者數量相當之多……

城市確實變化極大。

凌絕慢慢地觀望著四周,感到現在這個世界和自己前實相比這是好的太多了。

“在凌絕的那個年代,人類的數量還是較少的城市更是少得可憐,那個時候魔獸橫行,人類處于弱勢,而那些為數不多的城市也是極為簡陋的,就是人類的中州皇城也沒有現在這個偏遠帝國的都城好。”凌絕不禁感慨。

那個時候神行大陸的環境很是嚴峻,酷暑,嚴寒,交替肆虐人類,那時人類的死亡率極高,人類與魔獸的斗爭時時代的主題,同時也涌現了很多強者。

”凌絕,你怎么不走了?”楊心悅搖了搖凌絕。

“沒事,只是回憶起了一些往事。”凌絕說道:“有事嗎?”

“那你進去呀,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這里。”楊心悅手指向一個大匾額道。

凌絕瞄了一眼,

是一個四層的高樓。

雪月酒樓。

這家酒店是整個玉京最有名的酒樓,他的歷史比整個雪月帝國的歷史都長

,在雪月帝國建立之前叫春意酒樓,后來被雪月帝國開國君主更名為雪月酒樓。

“這個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起的,楊心悅的身份不簡單呀!。”凌絕暗自說道。

在學院時,楊心悅很是低調,凌絕并不清楚楊心悅的底細。

但想到司徒清的人的身份,這樣也沒有什么好驚訝的了。

“進去吧,我已經準備好房間里。”楊心悅朗聲的說道。

所有人都走了進去。

小說《重生之大地歸來》 第十四章生日宴會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穿越種田小說
  2. 奇幻小說
  3. 虐戀小說
  4. 女強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500彩票网买双色球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