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都市 > 中南絕地
中南絕地

中南絕地 鈷光 著

連載中 陳世琳夏薇 職場對決腹黑古代都市

更新時間:2019-10-11 16:38:42
經典小說《中南絕地》是鈷光最新寫的一本都市兵王類型的小說,主角陳世琳夏薇,書中主要講述了:國破家亡,王室的唯一血脈異國偷生為一介平民,因為天賦的使命,他走上回國復仇,建立國家之路。這里有亞熱帶叢林里的黑暗,高山的積雪,吳哥窟的落日,雪亮的軍刀,鋒利的毒箭,曼妙的女子,充滿魔力的致幻菇,豐富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跳轉閱讀
章節預覽

“二十年前,中南半島上的一個小國,突然發生軍事政變。國王和王后,王子差猜一群王室成員倉皇之中前往機場,打算乘坐皇室飛機離開,但在機場附近,被叛軍槍殺。——當然,我們是后來才知道的”

昏暗的燈光下,父親陷入深深的回憶。

“這個國家是剛剛從英國殖民地中獨立出來的,軍人權力很大,老百姓大都信仰佛教,國王在民眾中威望很高,也很受老百姓的喜歡。”父親看他一眼:“你和差猜王子簡直長得一模一樣。”

陳世琳奇怪,原以為和夏薇鬼混,不好好上學,肯定會被父親打罵。可現在,父親不但不吵不鬧,反而提起什么中南半島的王子。

他坐了下來:“當年,我們是工程兵,到那里參加援建任務的。因為軍事政變發生的很突然,部隊奉命啟程回國。可我當時沒走,因為正好犯了闌尾炎,被送到當地醫院做手術。”

“您說的,是六十年代?”陳世琳很高興父親不在計較和夏琳的事情,談到另外的話題。

“七十年代,馬上八零年。”父親意味深長的看著兒子,陳世琳感覺到了不祥,似乎,他和這個中南半島的小國有什么了什么聯系。

“部隊走了,就剩下你自己?”

“嗯,”陳父道,“當時我在城里,軍人突然暴動,推翻國王政權,當地政府機構被軍人占領,很多官員被槍殺。就在我住院的醫院前面的廣場上,軍人開槍殺死了幾百人。當時,通訊還沒有今天這么發達,部隊所在的筑路工地是第二天才得到消息的。派人來找我,但城市已經被占領。國內命令緊急撤回,我在叛軍的控制區域內,生死不明,接應失敗以后,他們只能撤回國內了。”

“那,后來呢?”陳世琳來了興趣,父親從未給他談過自己的過去,想不到老實本分的父親,竟然還有這樣驚險的一段經歷。

“當時手術剛結束一天,叛變發生以后,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跑了。因為按照叛亂軍人的階級定性,醫生和護士這些被視為寄生蟲,剝削階級的人也要倒霉。所以能跑的都跑了,那些沒跑出去的,只能躲在家里。我和二十多個病友沒處可去,醫院里的電話線被切斷了,叛軍占領了郵電局,我們只能等在醫院里聽天由命。”

父親撩起背心的下襟,左下腹部一個紫紅色的傷疤:“也就是因為這個,后來傷口感染了,很久沒有愈合。差點死掉。”

“嗯,那后來呢?”陳世琳看看父親,既然父親還在,還在這里講他以往的經歷,當年肯定是有驚無險,不必太擔心。

“后來叛軍進來搜查,一看就知道,我們這些病友都是窮人,看看就走了。我不會當地話,只能裝啞巴。”陳父摸出一根香煙,拿出一次性打火機點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:“后來,叛軍命令城里的所有人都到鄉下去。男人和男人住在一起,女人和女人住一起。組織什么合作社。城里人不論原來是干什么的,都要在三天內到鄉下去,時間到了,軍人挨家挨戶的搜查,發現還沒走的,就當場槍斃。那夜里,到處是槍聲,槍**擊的閃光。很多人不愿去鄉下,就躲起來,被軍人發現就被槍殺。街上到處都是尸體,還有那些人丟下的行李。”

“好像辛德勒名單一樣。”陳世琳說,“驅趕猶太人到集中營。”

“嗯,電影頻道演過。”陳父感嘆,“真的和電影里一樣。”

“那你們呢?也去鄉下了?”

陳父搖搖頭,又點點頭:“開始的時候,那些叛軍見我們都是住院的病號,沒理我們,說等病好了再走。再后來,叛軍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來了,也是打得尸山血海,很多傷兵送到醫院來,我們這些輕病號就就幫著處理傷口,做點護士做的事情,所以就沒走。”

他看看陳世琳:“也就是這個時候,我遇到了你媽。”

“我媽?”陳世琳下意識的向一側墻上母親的遺像望了一眼。

“你親媽。”陳父說著,跟著他的目光向遺像方向看了一眼,“我和老王是后來回國后才結婚的。”

——母親姓王,在世時父親就叫她老王,據說是因為年齡比父親大幾歲。

“我不是她生的?”陳世琳感到難以置信。

“嗯,你親媽是高棉人,而且是國王的女兒!”

一連串的變化振聾發聵的消息讓陳世琳難以消化和接受,沒想到做搬運工的父親竟然還有這樣一段異國戀情。他只是不住地詢問著:“那,你們怎么認識的?在哪里生下我?她現在在哪里?您怎么會回國和......”他看一眼遺像,“怎么又和我后來這個媽結婚?”

“你媽當年才19歲,從法國留學回來,在我住院的那個地方做實習護士。公主身份是保密的,只有當地高層幾個官員和醫院院長知道她的真實身份。叛亂發生的很突然,她沒法離開縣城。就留下來照顧我們這些病號,我當時的身份,她是知道的,后來在空城時候,沒有食物,我們兩個就經常偷偷溜出醫院,到那些已經沒人的居民區去為病人們找食物......”

“琳哥,去沖個涼吧!”阿雙的聲音打斷了陳世琳的回憶,將目光從臘蒙鎮的街景轉向身后的阿雙,她剛剛從衛生間里出來,穿著酒店的浴袍,正用毛巾揉著濕漉漉的頭發。一雙黑亮的眼睛望著他。

他丟掉煙蒂,轉身進了房間,房間里的空調開的很足,身上的汗液似乎立即在皮膚上形成一層硬皮。來這里三年,他早就和當地人一樣,養成每天洗澡,隨時沖涼的習慣。剛才一進房間,阿雙立即強占了衛生間,此刻輪到他了。

他從雙肩包里拿出干凈的衣服,走進衛生間里。這里充滿了沐浴露和女人身上的氣息,一邊晾曬著蕾絲邊的內衣褲。本地人不太糾結男女之間的關系,經過一夜,阿雙肯定也中意于他。這樣的話,等待戰事結束枯燥乏味的時間也能有些色彩。

他打開水閥開始沖澡,雖說是臘蒙最好的酒店,設施和國內的旅館差不多,房間的墻壁很薄,可以聽到走廊里來往的腳步聲和當地人的談話聲。為了躲避戰火,當地的有錢人大都選擇前來臘蒙避難。這里有很多中國人開的酒店,餐館、物流中心和商品批發市場,無論是緬軍還是克欽軍,對中國人都是很客氣的。所以中國人開的這家酒店就成了當地有錢人首選的避難所。來訂房的人很多,但老板還是優先照顧同胞,陳世琳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就是最好的證明,二話不說就給了一個標準間。本地人看先來后到,最緊張的時候,連走廊里也住滿了人。或者說,有走廊住就已經不錯了。中國人屋頂上的五星紅旗,讓戰爭的哪一方都不敢射擊,開炮。此刻,應該有不少人已經選了走廊里的位置。

那么,阿雙呢?酒店老板或者是看到他帶了女人故意,或者是房源有限,給他們開的是大床房。血氣方剛的男女擠在一張床上,嘿嘿,想不發生點什么都難。

想到這里,內心不由得意,哼著小曲從衛生間里出來,卻發現室內空無一人。

“去哪兒了?”陳世琳奇怪,外面兵荒馬亂的,阿雙出去做什么?

不過他并不擔心,一方面是戰火還遠,另一方面阿雙是當地人,在臘蒙打過工,應該不會有事。于是打開電視機收看當地新聞。遙控器按了半天,才發現電視機頂盒是中星九號的,只有中國國內衛星頻道,不一定會報道當地新聞。

他想了想,從雙肩包里取出一臺筆記本電腦。在偶爾有網絡的地方,陳世琳總是抓緊時間下載電影美劇,有些電影和美劇反復看了多遍也不舍得刪掉。為此專門把光驅位改了,裝了M2接口的固態硬盤,將筆記本升級成擁有三塊硬盤,能儲存6TG文件的大倉庫。可即使這樣,也頻頻告急。幾塊硬盤都是紅的。

他看一眼墻上的wifi賬號密碼,開始聯網,但連不上,想必是連接wifi的人太多了。他只能放棄,點開美劇《切爾諾貝利》,上次下載完了,他還沒來得及看。

房門輕輕的敲響,他知道阿雙回來了,起身開門,阿雙拎著外賣塑料袋進來:“你一天都沒好好吃東西了,我叫了燒鵝,鹵豬腳,生煎包。還給你帶了兩罐啤酒。”

“哦,謝謝啊。”陳世琳有些意外,急忙接過袋子來到茶幾前打開,那邊,阿雙將浴袍折好,整齊的擺在床頭,然后收拾自己的東西,從衛生間里取出內衣,放進塑料袋里。

“你在干嘛?”陳世琳打開一罐啤酒,清涼的冰鎮啤酒讓心情頓時好了很多:“你不吃點?”

“剛剛吃了粽粑嘛。”阿雙已經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:“吃過了早點睡!”

陳世琳看看她準備出門的樣子:“你去哪兒?”

阿雙道:“我去找堂姐,她在米行打工,這里只有一間房,我去和堂姐擠一擠。”

好像一盆冷水從頭頂澆下,他停了一下才問:“你知道老板為什么叫你跟著我么?”

“知道!”阿雙嘻嘻笑,“怕我吞貨,或者把藏貨的地方告訴別人。不過不會的,外面正打仗呢,沒有人敢往那邊走,這里到木姐就一百多里地了,也沒有車。”

看著陳世琳認真的樣子,她仿佛安撫孩子一樣,摸了摸陳世琳的頭頂:“猜旺叔對我不錯,再說了,誰敢動猜旺叔的貨啊!”

“這可難說。”陳世琳一本正經的說,“咱倆必須互相盯著。你沒車,我可有車,也敢回去。如果過兩天發現貨丟了,你我分開過,就說不清了。你知道行規的,吞貨的要滅門。”

果然,阿雙被嚇住了。良久,她沒有說話。吞貨滅門是金三角大毒梟坤沙時代立下的規矩,比黃金還貴的四號海洛因,只要一小包,就是當地人全年,甚至幾年的收入。毒品提煉,販運環節眾多,涉及到的人也很多。險惡的交通環境和各國軍警的打擊,讓貨物的損失成為一種常態,也在客觀上提升了毒品的價格。為防止內部人吞貨,坤沙制定了這個規則,吞貨的人和他的一家都要被處死,通常的手段是當眾絞殺以起到震懾效應。即使如此,吞貨的事情也時有發生,遇到戰事丟貨,是再好不過的借口。這規矩她懂。

軍旅生涯養成的習慣,陳世琳吃飯速度很快,風卷殘云一般,幾個飯盒都空了。他將空了的啤酒罐捏扁,阿雙起身過來,將茶幾收拾干凈。然后拿起電水壺燒水。

“琳哥,這個另外收錢的茶葉,能用么?”阿雙拿起一包金色鋁箔包裝的鐵觀音問。

“隨便吧,也不貴,幾塊錢罷了。”看到阿雙開始服侍自己,陳世琳很高興自己的話發揮了作用。可阿雙并沒有留下的意思。

果然,泡好的鐵觀音放在他面前以后,阿雙說:“那,我去走廊里睡。”

“走廊?”陳世琳嗤笑:“外面還有地方?”

窗外隱隱的傳來了炮聲,陳世琳不由皺皺眉:“加農炮?”

阿雙認真的說:“剛剛上來時,老板在走廊給客人畫了位置,留出中間走路,房門口不給睡人,免得擋住客人進出。——我可以睡在你門外。你一開門,就可以看到我。”

“你這是何苦呢?”陳世琳苦笑一下,看來自己是想多了,于是擺擺手道:“你想睡外面就睡吧,隨便你了!”

“謝謝琳哥,”阿雙竟在他額上吻了一下,然后拿起自己的包裹出了門,仔細的將房門關好。

雖然沮喪,但陳世琳的心思轉到外面的炮戰上,這個炮響的位置很近,最多30公里,而且,不是彈道彎曲的榴彈炮的聲音,加農炮彈道低伸,炮彈初速度高,有著一種特殊的嘯音。這是他在金三角歷次戰爭中從未聽到過的。可以肯定,克欽軍沒有這種炮,那么,打炮的就是緬軍了。

他感到不安,但沒有外面的任何消息,望一眼靜音狀態的電視,幾個日本鬼子正交頭接耳的商量,可以肯定不是電視里傳來的炮聲。那么——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他拿起手機,撥打批發老板的電話,電話很快通了:“我的貨怎樣了?”

“哦,陳老板啊,貨已經裝上車了,明天一早就可以起身上路,不過,現在在打仗......”

“我的車和貨在哪兒?”陳世琳起身,穿上襯衣牛仔褲。

“在我店門口停著,有保安的,我交代過了。”

“你帶車鑰匙過來,”陳世琳穿上鞋子,手機夾在肩膀和耳朵之間:“這里不安全,我要把車開走!”

“緬軍會打過來?”老板也吃驚:“好好,我馬上過來!”

他拿著手機打開房門,果然,阿雙正靠著房門休息,門忽然打開,她嚇了一跳:“怎么了琳哥?”

“不用你管!”他二話不說,下樓直奔批發城,拿過鑰匙,他將坦途開到關口一側的空地。

這里是邊貿城共用的停車場,兩個入口,分別在邊境的兩邊,而界碑就在中間的勐臘大酒樓樓下的保安亭邊。

打開工具箱,從里面拿出一個“云A“開頭的車牌照用螺栓固定好,檢查了一下帆布固定了,他才放了心,漫步返回酒店。

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,臘蒙街道上到處是逃亡而來的人群和各種車輛,和下午看到的遽然不同,人們的臉上帶著驚慌。各種謠言想必已經是滿天飛。

回到酒店大堂,中國老板已經讓保安把大門把住,禁止更多的人涌入。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,他用力分開人群,才得進門。

大堂里也打了地鋪,雖然膚色相近,但一眼就可以看出和中國人的不同,普遍的面帶驚慌。

“奇怪,這回怎么這么多人?”他嘀咕一聲。一邊的女服務生是中國人,她看看陳世琳:“聽說這回緬軍進展順利,已經奪取木姐鎮。”

想到一路上的雷陣,群山遍布的狙擊組,陳世琳覺得不可思議。不過,無論是誰贏誰輸,跟他的關系不大。他只希望戰事能盡快結束,好把貨送到,猜旺叔肯定是等急了。

三層的走廊里人挨人的打了地鋪,交錢獲準入住走廊的人,在地板上鋪上涼席,床單作為自己的位置,果然,自己所在的房間門口空蕩蕩的,阿雙靠著房門蹲坐,臉放在膝蓋上。聽到陳世琳的腳步聲,她抬起頭看看,然后讓開位置。

陳世琳笑笑,刷卡開門進了房間,從床上拿起一床被子出來丟到地板上:“睡吧!”

“謝謝琳哥!”阿雙微笑。陳世琳轉身進了房,躺在床上,看著靜音的電視,遠處的炮聲更近了......

小說《中南絕地》 07父親的故事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職場對決小說
  2. 腹黑小說
  3. 古代小說
  4. 都市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500彩票网买双色球吗